<form id="bdljp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bdljp"></em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dlj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《重生之閑人一枚》最新章節,葉新,葉母 全文免費閱讀

              小說:重生之閑人一枚

              小說:都市

              作者:吃藕牛

              簡介:重生穿越到八十年代那個波瀾浮動的開放時刻,隨著世事的發展,借用一點點小小的記憶,參與進這改革開放的幾十年之中,本想保持本心,安享生活,但不知不覺已然站在這個時代的浪花之巔。

              角色:葉新,葉母

              重生之閑人一枚

              《重生之閑人一枚》第1章 不是重生的穿越免費閱讀

              一九八七年,夏秋

              九月的深市,陽光充足,雖然臨著海,但在道里區這里仍然顯得悶熱異常,沒有一點風。

              不用聽收音機里的天氣預報,熟悉這里一草一木的老人,就大多有點預感,又是一起大雨要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黃花街道是前些年劃地開發立廠后,由附近幾個大的自然村合并成立的。

              位于道里區的東南方向,離著區里那些高樓大廈半遠不近,坐上公交車也需要半個小時的距離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好在跟周圍的幾個廠區離的較近,工作和找工作的人,很多就生活在這里,論人口密度反倒比區內那些動土工程的地方,要繁華上許多。

              酒香村原來叫做四五隊,只不過這里大部分人都在第一酒廠工作,四五隊慢慢的就被人叫成了酒香村,地處在黃花街道西北角,算是離區里最近的一個村隊。

              改革開放以后,酒香村又改名為酒香坊,劃歸黃花街道,二百來戶人家的中間,一條芙蓉街把大家分成南北兩個大隊。

              街道兩邊蓋樓的蓋樓,出租的出租,人來人往,讓芙蓉街熱鬧的不像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北大隊東南角,臨兩條主街,一東一南,芙蓉街和黃河街,四棟七層高樓就豎立在那里,圍成一個長方形,一層四周有幾十個房間,映襯著周圍那些三四層高的小樓是那么不和諧。

              葉新蹲在大樓門口右邊的一個小石臺上,看著芙蓉街上往來的人群,不時看看天上的太陽,周圍溫暖的炎熱,化不開內心的疑惑。

              三天來,結合原主所有的記憶,終似有點不確定的想,這就是傳說中的重生穿越么?

              葉新出生在六十年代末,是家里的老疙瘩,上面還有兩個姐姐,父母生他的時候都已經快五十歲了。

              從小到大,葉新一直生活在奉天大山里的葉家村,四周全是高險的大山,靠著包產到戶的那幾畝田地還有一家小賣部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一直到打通連接外面的隧道,再到壽終正寢,從來沒有去過離那里太遠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初一的學歷讓葉新接受起新東西來慢到讓人受不了,好在村里除了越來越少的村民,幾家添了新房,幾乎幾十年都沒有什么大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葉新性子有點懦弱,話不多,不惹事,父母過世后,就接過父母在村里開的唯一一家小賣部,兩三個星期去一次鎮里進貨,然后種種地,采采山貨,生活平穩。

              靠著姐姐姐夫的介紹,與外村的一個女人結了婚,生了孩子,生活就是這么順利,沒有什么影響他的事情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平常沒事的時候,葉新喜歡坐在房檐下的石墩上安靜的望天,享受寧靜,享受安逸。

              歲月再慢也經不起時間的過渡,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,在村子里,老一輩人越來越少,年輕人外出的越來越多。

              六十多歲的年紀一直這么慢悠悠的過來,直到有一天葉新的兒子來電話讓老媽去幫著他帶帶孩子,這間住了幾十年的屋子里,唯獨只剩下葉新的時候,孤獨的感覺才籠罩在葉新的身上,讓他很不適應。

              以前老婆跟自己說,這個小賣部每天賣的錢越來越少,葉新沒有往心里去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葉新明顯感覺到,以前一個月進貨一兩次,慢慢變成兩三個月進貨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再后來,幾乎也沒有什么人來買東西,好幾天都不一定能看到一個人影,村子里像是空了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有人說,人在死亡的前一刻,能夠預見自己將要走到生命的盡頭,葉新以前不信,但真的到了那個時候,葉新才恍惚明白了點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半信不信,但還是給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打了個電話,問問過的好不好,像平常一樣關心過問,提醒他們注意身體,然后才平靜的躺在臥房的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道剛才那一刻是不是回光返照,葉新躺下的時候才發現,眼皮越來越沉,沒有痛苦,緩慢的閉上了眼晴,再也沒有睜開。

              下一刻,當葉新蘇醒的時候,葉新已經不是原來的葉新了。

              重新梳理了一下腦子里原主剩余不太完全的記憶,感覺有點陌生,又有那么一絲熟悉,特別奇怪的一個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葉新,二十三歲的年紀,可能是智商有什么問題,學東西很慢,初三畢業,學業跟不上,就輟學在家,再也沒有讀過書。

              好在家里不缺他這一口吃的,現在是酒廠里一個剛接班的正式工,平時大家背地里都叫他呆傻。

              只因為他平時像個啞巴一樣,從小到大,話語不多,也不跟同學和周圍的小孩子玩。

              只要沒有事,就往門前那塊小石臺上一蹲,抬頭望望天,外面的人也不知道他腦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,葉新回憶了半天,自己也沒有想明白。

              兒子是這個特殊時代人們固有的觀念,誰家要是沒有兒子,那或多或少都有點影響夫妻感情。

              葉父葉母很幸運,由于身體的原因,兩人只有一個孩子,又因為第一個孩子就是兒子,從而就對他期望很大,關愛也就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別人有的他必須得有,別人沒有的,想辦法也得讓他有,連娃娃親這種年代幾乎看不見,聽不著的東西,葉母都想辦法和自己酒廠銷售科的同事聯系上,安排好。

              好在兩家都是雙職工,葉家還算有點小遺產,這個時候的人又沒有什么其它的觀念,半玩笑,半認真,沒有誰同意,但也沒有誰反對。

              葉新小時候很淘,讓家里總是鬧哄哄的,葉父葉母訓過,打過,可還是老樣子,習慣的事情,又哪是那么容易改的,慢慢事情就淡化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可能是期望越大,壓力越大,平時還好,但自從葉新上幼兒園第一天在園里所發生的事情,直到后面的結果,讓所有的一切都變得讓人無所適從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時候的小學比較死板,七八歲才能上,而且主要是看戶口的生日,生日在九月之后那就晚一年上小學,生日在九月之前就提前一年上小學。

              葉新的生日是二月份,六歲的時候就被送到酒廠附屬的幼兒園,準備來年直接上小學。

              可能是淘慣了,葉父葉母平時也都順著,上午的時候班里教了數字的一,上學是個新鮮事,寫著挺好,還認識了不少人,趙玉涵也在這個班,葉新很開心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等下午教到二的時候,壞事了,一好寫,二就得拐彎,變難了,之前可能是葉父葉母過于的寵溺,葉新還當學校是在家,不管不顧在學校大鬧了一場,讓所有人看了一場笑話。

              等葉父葉母陪著小心,把人從老師的手里領回到家,葉母是怎么也勸不住自己的老公。

              葉父拿著皮帶在屋里,把原來舍不得打的兒子,硬狠狠的抽了一頓,罵了一頓,久久沒有停下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道晚上葉新想到了什么,從原主記憶里葉新沒有找到。

              但就從這一天開始,葉新變得不活潑了,學校的課,一堂也再沒少過,哪怕是生病都要挺著去,哪怕學習跟不上,也沒差過一節。

              臉上笑容也少了,話也不多了,平時玩鬧也不去,只要有空就在門前一蹲,望著前面的街道,不發一言。

              看看大街,看看太陽,手里拿著根木棍,在地上亂畫,安安靜靜的自己玩耍,不言,不語。

              原創文章,作者:吃藕牛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ichyj.com/?p=4018

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   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              小草在线视频免费视频播放,av在线观看,日产中文字幕在线观看不卡,亚洲欧美在线97色9,天线香蕉人线,亚洲噜噜色在图片